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党务咨询服务电话--12371
当前位置:
自贸区银行业务创新有了绿色通道
发布时间:2016-09-22 信息来源:区委组织部人才工作处
  借助于上海自贸区银行业务创新监管互动机制,建设银行上海市分行在服务有跨境并购融资需求的客户时有了绿色通道,面对客户并购过程中的变化与监管层沟通后及时调整方案,完成了一单单的跨境并购业务。截至今年6月底,建设银行上海市分行通过融资性保函、跨境银团贷款、FTE/FTN并购融资、协助境外发债等方式,办理了光明集团、锦江集团、电气集团等20个“走出去”项目,累计金额超20亿美元。
  以个案突破支持企业走出去
  “国内有并购融资办法,但需在并购标的谈好后才能发放贷款,前期的并购阶段并不能发放贷款。”建设银行上海市浦东分行行长齐红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借助于自贸账户项下,建行可以将境内金融服务延伸到境外客户,打通了跨境并购融资的全流程,然而目前可借鉴的规章制度并不完全,监管层就在不改变规则的情况下寻求逐个突破。”
  这个个案突破的渠道就是2015年5月上海银监局推出的“自贸区银行业务创新监管互动机制”,即在原有行政许可的基础上,允许机构针对现行法规未覆盖或规定不清晰的领域,通过与监管部门的充分沟通,以“监管无异议”的形式实现个案突破,并藉此率先构建“原则导向、结果导向”的新型创新业务监管模式。
  目前,上海辖内机构通过该机制上报业务创新试点共计40余项,已落地项目近20项,累计融资授信近300亿元,占5月末全辖1089亿元跨境授信的28%,涌现了一批具有代表性的跨境投融资业务创新成果,如跨境并购贷款、内保外债、国际组织贷款、跨境同业投资、大宗商品交易特别结算业务等,既支持了“一带一路”国家重大战略的实施,也有效满足了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和各类企业“走出去”的金融需求。
  以平台破解制度性障碍
  创新监管互动机制为银行业机构提供了富有弹性和原则导向的创新试验平台,极大地提升了监管对市场创新的响应速度,建立了金融创新领域中监管与市场主动、互信的沟通方式,有效缓解了金融创新中的制度性障碍。
  “以跨境并购融资为例,银行方面的创新限制主要在于传统风险考量,创新监管互动平台给了银行更多的原则性处理,按照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不简单盯住一个阶段,可分不同阶段考量综合考虑。”上海银监局副局长马立新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运用该互动机制,浦发银行探索了自贸区股权基金并购贷款创新试点,可以对注册在自贸区内的股权投资基金发放并购贷款,突破了“普通贷款不得用于权益性投融资”的规定。
  自贸区开放的平台,还为银行提供了一个多元化开展业务的视角。去年9月,建设银行的一家客户通过其设立在境外的全资子公司全资收购境外某机构,该客户召集了5家银行组成银团贷款共融资7.5亿欧元,建行担任此次银团独家牵头行及代理行并承担了1.5亿欧元贷款份额。为优化税务结构,建行上海分行及时与伦敦分行联系,由伦敦分行作为贷款人、建行上海分行以风险参与方式提供融资。
  “自贸区开放的平台给了银行业一个国际化视角,银行会多方探索,以寻求成本更低、效率更高的方式为客户提供服务。”建设银行上海市分行国际业务部副总经理方敏说。
  下一步,上海银监局将围绕跨境业务和非居民业务发展需要,研究推动银监会出台支持自贸区和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新一揽子措施,加大相关监管制度创新力度,支持在沪银行业机构进一步深入开展有利于贸易投资便利化和人民币国际化的金融创新。
  “创新监管互动机制未来会更加深化,其中跨境并购融资业务将转为常态化,同时还将把之前个案突破的政策制度化。”马立新向记者透露。
  正是有了创新监管互动机制,总部在外地的银行业金融机构,多数已将上海分行变成了总行的业务创新平台,而上海分行则成为全国金融业务创新的孵化基地。
  既简政放权又探索负面清单
  简政放权和探索负面清单管理,也是上海银监局三年来在银行业监管制度创新方面的重大创新点之一。
  2014年5月,上海银监局推出自贸区机构和高管准入简化制度,在银监系统内率先实现放松和简化事前审批,推行事后报告制,并拉齐了中外资银行的准入标准。
   “之前机构和高管的准入都需要行政审批,这次把自贸区支行及以下的机构由事前审批改为事后备案,且在我国首次设立高管任职资格不需要审批,对监管是一个很大的创新。”马立新向记者表示。
  截至今年7月末,上海辖内已有9家银行采用事后报告制新设16家支行,8家银行采用事后报告制实现9家支行的迁址或范围变更。
  此外,今年3月,上海银监局进一步率先颁布中外资银行业市场准入报告类事项清单,为全国首次对银行业现有各类市场准入相关报告类事项进行了系统梳理和优化,是对探索银行业负面清单管理模式,改善监管服务,提升自贸区外资银行国民待遇的一次前瞻性的试验。不少外资银行反映,由于内容全面、条款清晰、要求明确,该清单已成为外资银行合规部门的工作“宝典”之一,在帮助外资银行规范和完善自身的市场准入报告事项管理方面发挥了积极有效的作用
  未来,上海银监局将进一步深化简政放权探索,完善自贸区市场准入简化政策,探索自贸区银行业负面清单管理,进一步支持银行业金融机构在内部管理、业务拓展、风险防范等各方面先行先试,强化上海自贸区的示范引领效应。
  “上海市金融办正在牵头制定金融业负面清单,银监会已出台了一张CEPA项下的银行业负面清单,下一步将推动自贸区领域银行业全方位的负面清单管理。”马立新表示。
共产党员网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建研究人民网——上海频道上海基层党建网东方网党史党建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