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党务咨询服务电话--12371
当前位置:
金杨:最长情的陪伴|碧水载青山 爱心架虹桥
发布时间:2018-09-13 信息来源:金杨新村街道党工委
  9月7号,金杨社区阳光驿站流动党总支一行爱心助学人士代表踏上大别山之路,开展爱心助学活动。
  乘坐火车从上海到金寨,再换乘巴士,到青山镇;这一条路,这群党员已经走了十几趟,从第一次来考察,到后来每年来助学,每一趟都有不同的感受;但是,每一次去之前的期待,和踏上回程时的牵挂、不舍是如此相似的重复了十几遍。
  火车飞驰,窗外的山峦起伏,就要到站了,到达金寨火车站之前有一条长长的隧道,出了隧道就是站台,党总支书记小李把这条隧道叫做“时空隧道”——隧道里黑乎乎的,隧道口的光一点一点透进来,火车就钻出了隧道,将大家一下子抛进了山里,随着列车缓缓的停住,心里也不禁缓缓的静下来,站台上也很安静,说话声仿佛是借着传声筒传进耳朵,一座山连着一座山,空气也很清澈,一瞬间仿佛进入了一种陌生的状态,浑身很轻松,还洋溢着一些高兴的劲儿;回程的时候就会反过来,火车离开站台,越来越快,钻出隧道的时候,人马上就像上了几圈发条,重又紧张了起来,望望车窗外阳光明媚,再看看车内光线暗淡下来,犹如离开的心情。
  出了火车站往右,坐上了去青山镇的巴士。山路弯弯,起伏不平,一边贴着山坡,树木葱茏,苍翠欲滴,远山像一大片绿色的毯子斜斜的铺展开,中间夹着一些皱褶,那是山与山之间的连接处;山顶上矗立着铁塔,阳光下发出刺目的光芒,蓝色的天幕上几朵白云悠悠荡荡,高高低低;转过一个急弯,路的另一边出现了一条小河,河水与路面互相追逐,交替向前,一直跟着党员们,河水有时候被路边的蒿草挡住了,一眨眼,就又出现在眼前,微风起,本来镜面一般的水面,倒映着蓝天白云,随着波纹泛起,蓝天白云也模糊了起来;司机想来走惯了山路,开得极快,一开始大家都有点紧张,过了几个山头,转了几个急弯,才慢慢的放松了下来;风从开着的窗户里灌进来,把党员们吹得东倒西歪——是清新的空气令人沉醉,抑或是路边的美景令人心旷神怡?
  去年来的时候,路面正在拓宽修建,有时候尘土飞扬,有时候坑坑洼洼,泥泞不堪;今年已经大变样,路面平坦,都铺上了沥青,路中间的黄色分界线看上去还是刚涂上去不久,靠峡谷的一边都装上了护栏,旧貌变新颜。
  今年和学生见面的地方是新落成的校区:整洁,明亮,宽敞的会议室可容纳上百人,基础设施真的大变样,令大家都有些惊诧;和校长聊起来获悉,金寨是红色革命根据地,戴上了国家精准扶贫示范地的帽子,得到了政策的大力支持,硬件得到了极大的改善;不过校长也透露了当下主要困难,一是对口的老师还有很大的缺口,二是部分贫困学生家庭状况并没有立刻得到改善,短期内这些都是难题。
  接下来的是庄严的签约仪式,党员们将钱款交给同学们和家长后,分头到部分同学家里去走访,这不仅是与孩子亲密接触的好机会,而且是真正和孩子们沟通交心的好机会。
  沿着河边的街道,党总支书记小李和党总支委员小钱边走边看,聊着前几年的往事,感叹这里的变化日新月异,高楼拔地而起,街道变宽阔了,河道里有几台挖掘机正在轰隆隆挖泥清淤,一派繁忙和欣欣向荣的景象。
  凭着记忆,小李和小钱找到了走访的同学家里,这位同学的父亲因病不幸离世,母亲迫于生计在外地打工,姐弟三人和奶奶租住在镇上的一所房子里,奶奶体弱多病,照看三姐弟感到精力大不如从前,大姐刚考上了县城最好的高中,两周回家一次;最小的弟弟刚上小学。
  小李和小钱刚到门口,奶奶已经认出他们来了,热情的招呼之后,一边忙着让小姐姐给党员倒水,一边进屋将手里刚晒干的干净衣服放下;最小的孙子拿着一个塑料玩具,屋里屋外来回穿梭,有时候也停下来盯着我们看一看,但是没有说话。
  奶奶刚刚接最小的孙子放学回来,看起来有些疲惫,招呼他们落座后,挨着在走廊上的一把空竹椅子上坐下来,开始和党员们攀谈起来。
  老人家说起儿子的离世,脸上已经不怎么显露激动的情绪,但是两只手微微的颤抖,在裤腿上不住的摩娑,难言的悲痛,又不能为外人道,迅速的传染给小李,他的心像被一把紧紧的攫住,不得不移开目光,转过头看了看窗外的山头,太阳已经斜斜的吊在半天空,山谷下面已经暗下来,有两个人蹲在河边钓鱼,一动不动。
  奶奶的日常工作就是照看三个孙儿,媳妇在外地打工,尽力寄回来一些钱,补贴家用,尤其是上高中的大女儿,“学杂费比较费钱”;奶奶还告诉党员们,老伴独自在离镇上大约四,五十里远的村里,耕种自家的土地,也兼做些零工;即使老伴的年事日高,也没有多少工可以做,但还是“两头不见日——早起天不亮,回家天已晚”的干活,老奶奶谈到这里,不禁苦笑了一声,“我们这是走上了窄路”;小李和小钱也不知寻什么样的话可以安慰老人家,只能说了两句鼓励和保有希望的话,心里格外沉重:苦难意味着什么,苦难真的可以磨练一个人,还是摧垮一个人?
  小姐姐安静的站在门边,长袖白衬衫,短牛仔裤,两条辫子一条在肩膀前拖着,一条在背后,脸上表情平淡,就像是长期的思考和忧伤留下来,嘴唇撮在一起,腮帮子也随着一鼓一鼓,衬衫敞着,衬衫的一边下摆被一只手捏得紧紧的,另一只手垂在身旁,看见我们的时候,捏着衬衫的手放下来了,但是衬衫下摆皱成一团,吊在身上,晃来晃去;奶奶说话的时候,她安静的站在一旁,静静的听着,趁党员们不注意的时候,也瞅一眼小李和小钱,一旦他们看她的时候,她迅速的看向自己的脚面,或者看着奶奶;奶奶停住不说话的时候,党员们也和小姐姐聊几句,慢慢的她不太紧张了,她告诉他们,她的成绩在班里中上等,姐姐成绩在学校排前几名,带着腼腆又自信的神色说,她也要向姐姐学习,努力考上县城的最好的中学。又过了一会儿,她从房间里拿出小本子和笔,站在小李身旁,两只脚不停的捯来捯去,欲言又止,他扭头看了她一眼,她马上垂下了眼睛,头也跟着低下去了,小李一下子明白她想要自己的电话,他微笑的和她说,我留一个手机给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联系,好吗?一边伸手接过她的本子和笔,小李认真地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和名字;小钱也留下了电话;接过本子,她的脸上露出了高兴、又带一些羞怯的神色,眼睛和他们迅速的对视了一眼,或许这小小的满足暂时鼓励了她,或者让她的期望成了现实吧,让她暂时忘却了忧伤;多么希望她一直能获得这样的正向激励,不再有那么多的苦难和纠结。
  结束了走访,穿过两幢沿河的房子中间的一条小径,下了几级台阶,从一块大石头上跳进干涸的河床里,河床很宽,中间只有一条窄窄的水流,有的地方水流急一些,水面宽一些的地方,几乎看不到水在流动;河床上是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鹅卵石,脚踩在尖的、圆的鹅卵石,小李和小钱低着头各自想着心事,慢慢的往回走。
  太阳终于落到山那边去了,天色暗了下来,不知为什么,周围一下子也安静了,天空碧蓝,几朵白云停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像画在天幕上;对面的山顶上还能看见阳光,树木也被染上了金黄色,山谷里及以下的树木都已经成了湛青色;天气也变凉了不少,露在外面的胳膊和脖颈,感觉到一些凉意,小李和小钱不约而同的加快了脚步。
  河上有两座桥,一座新桥,一座老桥;他们此时恰好处在两座桥之间,在他们的前方,是新建的桥,连接着老街和新镇;在他们身后的,是一座拱桥,有些年头了,回转身看过去,老桥仍旧稳如磐石,古朴厚重,虽然终日不言不语,沐浴风雨,依然在履行自己的使命;新旧两座桥,相聚不远,遥想呼应,像极了倔强的父与子,又像历经风霜的两口子相濡以沫,守护彼此;老桥初建时,沟通了两岸的来往,又经过多少个日夜和寒暑,终于迎来了新桥的诞生,目睹桑海苍田的变化,老桥可曾内心翻腾,还是如他们所见的心境如止水?两座桥,生在不同的时代,折射出时代的变迁,适应了发展的需要,“桥自无言,车水马龙”,老桥并没有结束使命,新桥已然落成,这是因为两岸的交流需要更多了,桥这边的人更加向往桥那边的生活,所以需要一座新桥。
  是的,金杨社区阳光驿站流动党总支的党员同志们也是来搭桥的,一座更新的桥。
 

 

 

共产党员网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建研究人民网——上海频道上海基层党建网东方网党史党建在线